6uo內蒙農場

魚蛋老店兩代情 夏銘記重開 老闆:呢行好辛苦,唔想個仔入行

我們吃一碗魚蛋麵,不過是十數分鐘的事;對魚蛋麵老店的老闆夏藩銘來說,做一碗魚蛋麵,卻是他一生的事。

落閘  父:「呢行好辛苦,唔想個仔做」

夏藩銘今年81歲了,由1967年接手黃大仙一間叫「榕江號」的麵檔起,後來開了屬於自己的舖頭——「夏銘記」,這五十年來,他就一直在做魚蛋麵,直至三年前的九月,在油麻地屹立逾三十年的舖頭,落下了最後一次閘門。

夏藩銘

「五十年嚟,知道呢行好辛苦,休息得二百幾日。」夏老闆表示自己近廿年都沒有看過電影和電視劇,也沒甚麼其他娛樂,每天就劏魚、唧魚蛋、煮麵、賣麵。「幾十年都係咁,收舖就返屋企瞓覺,瞓醒飲個茶又返工。」和家人相處的時間也不多。因此,當各家老店總希望子承父業,接掌老店的時候,夏老闆卻一直反對兒子入行,更把他送往外國讀書,希望他走的路,沒有自己那條那麼難走。「呢行好辛苦,幾十斤魚都照樣托喺膊頭。同埋好大代價,當年偷渡落嚟,自己為咗生活就冇得揀啫,但而家唔想個仔做。」

重開   子:「呢門手藝冇咗好可惜」

在英國諾定咸完成了機械工程及生產管理雙碩士學位的Roger,卻偏偏想入行。他畢業後穿梭越南、泰國等地做貿易工作,「老豆希望我做工程師、咩師咩師。」不過,他坦言以前為了滿足父親,做的都不是自己喜歡做的工。當他知道舖頭要結業時,反倒回港。「我覺得呢門手藝,一旦失去就好可惜。」

夏藩銘與兒子Roger

的確,扛在肩膊上的,哪止是幾十斤魚?更是老父幾十年的心機和手藝啊。在母親的支持和鼓勵下,Roger不理父親反對,於去年悄悄和別人簽了約,先斬後奏。終於,今年1月,夏銘記在西營盤,重新拉起大閘。

鮮甜爽滑的魚蛋,使新面孔、舊面孔都同聚於這小店內。夏老闆做魚蛋非常講究,他堅持買新鮮魚製作魚蛋,一粒魚蛋,就混合了幾種魚:黃膳、白䱛、寶刀等。單是逐片逐片魚肉切出來也花費了不少時間。工序也嚴格,打硬漿容易軟漿難,為追求軟滑的口感,他堅持手打軟漿;唧魚蛋,一唧就是一粒,不能多唧一下。「一手過下一粒,大細計得好準,咁粒魚蛋先鬆軟,唧多幾次就會變到死實。」但夏老闆強調,「啲人成日話啲魚蛋好彈牙,好好食,但其實魚蛋少少彈牙先叫好食,太彈牙嗰啲,通常都係加多咗硼砂嗰啲化學嘢。」而魚蛋麵的湯底,也是盡用整條魚的每個部位,用魚骨、魚頭、豬肚骨等熬製而成。故可見到湯底呈奶白色,也可喝到魚鮮味。

男人近五十   再從零開始

這一切一切的工夫,對零入廚經驗的Roger來說,是個大挑戰。但他表示「決定咗做呢度,就要堅持。」快要50歲的他,又從零學起。每日早上五時回到舖頭,學習做魚蛋。新學刀法時,手勢還未純熟,結果,左手五根手指頭都曾被刀傷,一道一道的傷痕、一塊一塊的膠布,見證著他的努力和毅力。Roger希望自己早日「學有所成」,把舖頭的魚蛋麵承傳下去。只是,他也坦白地笑言,重開後的第一個月,心裡有點後悔,「冇諗過真係咁辛苦,但簽咗約嘛,點都要做落去!」

至於夏老闆,現時仍然和太太每天到舖頭幫忙煮麵、包餃、製作辣椒油等,對於忙碌半生得來之名氣,他滿足,他感謝,他知命,更再三叮囑:「唔好同我吹到好勁,如實報道就好。」

夏銘記
地址:西環西營盤德輔道西211-213號同興大廈地舖